时光殿堂。

和父亲的关系,一直是清淡的。清淡中夹杂着一丝冷漠。父子关系总是难以亲近。即使我们对坐一起下棋,相隔的距离也不是楚河汉界,而是如同长江以南黄河以北。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有仇吗。没有。有恨吗。没有。但却也从来没有亲近过。有人说,要体验父爱,只有自己为人父母后才深有体会。给孩子洗澡换尿布,深夜发热赶忙送去医院不辞辛苦,喂饭喂水晒衣服。这些琐碎的事做起来后变得理所当然。毫无怨言。知道这是对孩子的爱,但却不知道孩子是如何理解的。或者孩子成人之后,或第一次跟你顶嘴之后,你才会明白两代人之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你的爱,他觉得是束缚。他觉得有趣的东西,你觉得乏味。彼此难以忍受,相互厌弃。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或许,或许真正的理解要等到死亡后。只有一方死亡了,那种真实的或假设的对抗才会消失。才会去回味。彼此都活着的时候,只有静默的对抗和无动于衷。并习惯这样的悲哀。

评论
热度(1)

蝈蝈,86年处女座男子。
微信公众号:茜草蝈蝈。

© 时光殿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