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殿堂。

10月20日 周五
晚上很忙,没时间陪他。拿平板给他玩,他惊讶着睁大眼睛说:“是真的吗?今天不是周末呢。”我说是真的,不要看到太晚就是,不能在床上乱动不要踩到了妹妹。开学的时候就约定周一到周五不可以碰iPad和电脑,电视也只能和妈妈一起看或者经过妈妈同意才能看,周末才可以玩平板和电脑。
洗澡的时候我跟他说:“我们已经给妹妹取好了名字,叫黄语晨,你觉得怎么样?”“不要,就叫妹妹。”“你可以一直叫妹妹啊,但妹妹得有个名字啊,其他人叫妹妹就叫她的名字啊。”“……”
晚上9点35分,我从超市买东西回来看他还在看平板,我过去说停止看动画片了去睡觉了。他说:“再看一会儿再看一会儿,你不知道动画片有很多集的吗?”我指着墙壁上的挂钟说:“看到8(9点40分)那里,你就要关掉哈。”他说:“不要,再看一会儿,如果等下你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看见我还在看的话你就可以打我的屁股。”
从楼上忙完下来后,发现他已经自主躺着睡着了。iPad放在床尾。

世间情谊皆藏于细微之间。

秋雨浸湿了山河,潮湿了谁的记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此生此世。

和孩子在一起。

家乡的芙蓉开了。总感觉这花有些遗世独立。开在秋季,是显得独立了一些吧。好似一种不争的品质。
听说在古代芙蓉代指美女。让我想起《徒然草》里第三十二段里描述的那个女子,说和一个友人去拜会他的红颜知己,那个女子送客之后轻推旁门仰头赏月,非常优雅。只是不久之后却听闻此女子离世了。觉得可惜。
我所理解的美女也是应该要有如此气质的女子,而不是单单指容貌出众。大街上有小才小貌的女孩太多太多了,如同春天漫山遍野的野花。有才华又内敛的女子却屈指可数,而且实难相遇。
用芙蓉去形容这样的女子,都觉得还是有所欠缺的。太难得了,以至于我读《徒然草》的时候都觉得难过。

两个人能聊到一起太重要了。也是幸福的事情。
爱不爱都没那么重要,你们认识十年八年也不重要。
相处不累才重要。你们说话聊天可以不用打草稿不用掂量哪句话该说哪句不该说才重要。相处拘束少才重要。
好相处才重要。你们是夫妻也未必能聊到一起,你们曾经是最要好的朋友现在也未必能聊到一起。

世人看起来都像傻子,但真正的傻子却少之又少。世人看起来都不像骗子,但大部分都是骗子。

中秋去到一个远房亲戚家探望。亲戚六十多岁,身体不好,刚从医院回家。儿子在外务工常年不在家,儿媳耳朵背以打零工为主,孙子孙女上小学。生活的清贫是实实在在的清贫。
家里养了两条狗,能看出极为忠诚。我们靠近就吠。还生了一窝小狗,甚是可爱。
不知狗能否感知家里的清贫,或许它们也不在乎吧。这里就是它们的家。一个有食物能遮风挡雨具有安全感的地方。守护好这块地方就是。
想的多的是人。对比的多心里的不平衡就多。只是看多了灯红酒绿,觉得这个亲戚的生活是真实的生活。我们去看望,在客厅餐桌前坐下,亲戚泡茶,见茶壶和茶杯污垢横生,餐桌上灰尘也大。茶倒满,还是喝了下去。尘埃里来,尘埃里去。
就是觉得真实。没有什么弄虚作假。而平日里,总感觉每天都过得很虚幻。混混沌沌,每天说的很多话都很虚无。给同学亲戚的微信点赞好评也不是真情实意。在虚伪的世界里活得太久,就越渴望一种真实生活。
而我的真实生活,大概就是到家停车熄火坐在驾驶室里闭上眼睛的那几分钟吧。

蝈蝈,86年处女座男子。
微信公众号:茜草蝈蝈。

© 时光殿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