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何时,保持克制。

短旅行回来的山路上,遇见翻山越岭回家的老妪,用一根木棍挑着两头各一袋子的东西。停车让她上来,捎她一程。一上车一万个感谢,感谢还有好人。我说等下到哪里下车您要告诉我,我好停车让您下。老妪用方言跟后座的母亲说话,东一句西一句的我也听不太懂。到了目的地,老妪下车,极力邀请我们去她家坐一坐,吸杯茶(喝杯茶)。我们婉拒。

母亲说,挺好的,顺路,能带就带,能帮就帮。山路虽然修有水泥路,但是大中午的大热天,走那么远也不容易。我是年纪大了,让我走我走不了。父亲说,那是因为你在城市生活太久了,如果一直生活在农村,过惯了艰苦朴素的生活,走路你就不觉得累。人都是这样,有自行车了就不能走路了,有摩托车就不骑自行车了,有小汽车就不骑摩托车,走路就更不可能了。也是我们常说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生活充满了各种大道理。

分离



八月成诗,床上睡满了失眠

在台风过境的天气里,路灯拉长了身影

那年次日的清晨你离去,将过去留在抽屉

一个贫瘠的未来折射在门中的猫眼里


回想过去,所有的分离都是一次生活的塌方

感情坍塌,分崩离析

湮灭回忆,浇灭期许

花瓶里的玫瑰和空气中的尘埃也都垂头丧气


生活是一场兵荒马乱,

一路经历,收获略大于失去

不怕独自一人面对生活的千军万马,却害怕人潮汹涌的孤单

总能在街角,一个转身便遇见自己


莫叹知音难觅,良人难寻

像那春天的风,夏天的雨,一直在那等你

莫说好久不见,在我心里我们已经见面了无数次

只是有时是晴,有时是雨

说有些动物残忍。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去到老家,少年时代生活的地方。

年少时用铁丝围过的小树如今已经长大了,铁箍的痕迹也是岁月的痕迹。

那一圈伤痕也像是年少起经历过的种种磨难,只是树的伤痕显而易见,我的伤却深埋心底。

还是以前的老歌好听,有味道,有嚼劲,歌词也有画面感。

现在的一些歌,听十秒钟都是煎熬。

先认清自己,真心觉得自己不是一般的差,然后会发现,世界真的很完美了已经。如果觉得自己很不错,会真心觉得这个世界很糟糕。

不需要让世界上很多的人都懂你,有个别几个懂你即可。其他的,随意了。

最美的是下雨天,如果不是那场雨,我们就不会躲雨在屋檐。

故事就没有开始了。

像莲花那般清净,像莲子那般清甜。在浑浊的尘世中保持一份纯净,是很难得的。

有太多的恶向你侵蚀过来,全身而退是很难的。你在其中必会造成伤害。

凌晨的大街。

似乎,人人都觉得自己有一个不完整的人生。

夏天,夏天。

每年夏天都会到这个小池子去看荷花。或清早骑自行车去,或骑摩托车,或开车过去。是一个距离市区家里大约十公里的小村庄。


今天休假,带父母和孩子们一起去。拍完照片后在路边的树下休息。

荷花的主人见我们到来,过来打招呼,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妪。

寒暄几句过后,特意去池里折了些莲蓬送我们。

回家的路上,母亲说山里的人一般都很热情大方,我们住乡下的时候也是这样,巴不得多拿些东西给客人,不管熟识的还是初识的,城市里的人就冷漠了许多。

说的好像是这样。


这些荷花,属于我每个夏天的一部分。

盛夏炎热的天气里,半山腰上的生佛寺,穿堂而过的风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在佛堂的二楼走廊尽头,可以看见山的侧面,头顶是湛蓝色的广阔天空。

问快满六岁的儿子,你还记得太祖母吗。我们也曾一起来过这里乘凉呢,只是如今她变成了星星,而我们还活在这世上。

儿子说,记得。然后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在楼道奔跑。

逝去的已经逝去,消失的已经消失,留下的只会越来越少。

而生活依然继续。

去做自己害怕做的事情,然后会发现,其实不过如此。

勇于去尝试,去改变。

一人独自喝完一瓶酒。

加班到深夜,城市的车流渐渐变得稀少。车载电台随机播放着不同时代的老歌,电波里不时夹杂着沙沙声。

不知不觉中又下起了小雨,灯光照射的霓虹变得模糊起来。空气中扬起了尘埃的气息。

这样的仲夏夜,在我上楼的时候思考着,竟然会心生出一丝浪漫来。

哪来那么多感天动地,都是一些平凡的人和事罢了。

菩萨静坐寺中,不惹尘世之事,最后也落得一身尘埃。江湖就是这样,即便你远离江湖,江湖也会找上你。你生而为人,你就是江湖。

不应该花太多时间去担心那些尚未发生的事情。

杀一人为罪,斩万人为王。

如果年轻时候有个教父一样的人指导,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雀舌除了有点涩,其他都还好了。

早上七点半,旅馆的管家阿姨带路去买水果。

说走路去吧那里不好停车,走路也就十五分钟左右。

结果只走了十分钟。

阿姨一路讲了很多大道理我没没记住,只记住一句“做人呢要大气,凡事都计较的都活得很累。”

这句话挺实在,也挺实用的。又讲了她儿子女儿,都没记住什么。

到最近的市场买了当地人的黄桃和黄皮,黄皮说是昨晚摘下来的,看起来挺新鲜的。黄桃也好吃。还买了火龙果。

发现今年的水果好贵,涨了好多。比肉都贵。

还是老男人有味道。

为什么这么说。

老男人有阅历,有钱,知识渊博,有幽默感,成熟,稳重,靠谱。

年轻人有什么。

天天打游戏,没钱,闷,死板,憨。简直就是废物。

下午三点二十分,没有吃午饭的我,一口气吃了四个卤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