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殿堂。

在泥泞的沼泽路上行走一天后抵达隐秘的峡谷客栈。门巴族人,汉族人,藏族人还有其他民族的背包客汇聚于此。天亮之后,大家各奔东西。

木质的楼房隔音效果奇差,夜晚的雨声和溪水声不绝于耳。白色的被褥是潮湿的。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睡在陌生旅行地的陌生单人床上了。隐约想起第一次做爱时的情景,也是潮湿闷热的季节,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在疼痛和挣扎中结束。

天亮后站在楼上看远方的山峦,云雾缭绕其中,山顶的融雪汇聚成大小的瀑布漂流而下,青山依旧,鸟语花香。那些路走过之后,生命依旧绽放。日落黄昏,朝霞晨阳,潮起潮落,周而复始。并没有因为走过更多的路而获得改变,只是内心深处留下更深的烙印。看见云海就是云海,不再兴奋。看见溪流就是溪流,不再留恋。看见海洋就是海洋,不再凝望。

评论(2)
热度(8)
  1. 空谷时光殿堂。 转载了此图片

蝈蝈,86年处女座男子。
微信公众号:茜草蝈蝈。

© 时光殿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