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殿堂。

家乡的芙蓉开了。总感觉这花有些遗世独立。开在秋季,是显得独立了一些吧。好似一种不争的品质。
听说在古代芙蓉代指美女。让我想起《徒然草》里第三十二段里描述的那个女子,说和一个友人去拜会他的红颜知己,那个女子送客之后轻推旁门仰头赏月,非常优雅。只是不久之后却听闻此女子离世了。觉得可惜。
我所理解的美女也是应该要有如此气质的女子,而不是单单指容貌出众。大街上有小才小貌的女孩太多太多了,如同春天漫山遍野的野花。有才华又内敛的女子却屈指可数,而且实难相遇。
用芙蓉去形容这样的女子,都觉得还是有所欠缺的。太难得了,以至于我读《徒然草》的时候都觉得难过。

评论
热度(1)

蝈蝈,86年处女座男子。
微信公众号:茜草蝈蝈。

© 时光殿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