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殿堂。

旅行奇遇记。

徒步墨脱的路上,有两个兰州的队友,都是38岁左右,一个叫钟哥,一个叫闫哥。钟哥和闫哥之前在一起服役,钟哥是闫哥的班长,闫哥是老实巴交的人。在拉格客栈休息的时候,闫哥闷闷不乐,钟哥问他:“怎么了?《光头强》的看完了?”闫哥说:“是。手机里下载的都看完了。”
徒步武功山的路上,约的驴友是68年的袁哥和69年的黄哥,他们俩是同学,也都是初中语文老师。黄哥是搞书法培训的,在路上还送我一本他出版的字帖。高速路过永新的时候他们大讲三湾改编。又问我最喜欢初中的哪篇课文,我说《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问我有什么感想。我说原文已经不太记得了,2011年和朋友去鲁迅故里参观,特意去百草园找了一下传说中的那条赤练蛇,结果当然是没有找到。
黄老师因为体力不支,没有和我们一起徒步,第二天乘缆车上的金顶。看他微信,几乎每半个小时就写一首诗,我问袁老师这个事,袁老师说:“那是因为山上信号不好,信号好的话他是十分钟写一首诗的。”
这个袁老师也是很搞笑的,徒步路上基本是每半个小时让我帮他拍一次照。一路下来我手机里有他两百多张照片。

在金顶租帐篷,因为事先在沈子村一个客栈预订的,到了金顶那个租帐篷的老板又不在,让相邻的老板接待我们,结果就抬价,说他没什么利润了,要分好多钱给那个介绍人。最后说帐篷包一个睡袋不包被子。我们说其他人都有被子。老板说那是因为他们直接在我这里租的。我说如果晚上冻死了你岂不是要负责。老板说不会冻死的,只会冻感冒,你们还是再花三十元租被子吧。

徒步的话,驴友最好还是要选年轻的体力好的。年纪大的需要更多的休息,体力不支,八个小时的路程也要走出十个小时来。一起走了又不得不等待,所以时常要走夜路,而低海拔地区走夜路是危险的,很容易与毒蛇遭遇。

评论
热度(2)

蝈蝈,86年处女座男子。
微信公众号:茜草蝈蝈。

© 时光殿堂。 | Powered by LOFTER